landccoins

  • 内容
  • 相关
l and c coins


在上周末举行的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中,人民银行行长 易纲表示,要在 政策框架中全面纳入 气候变化因素,人民银行目前正在研究在对 金融机构压力测试中,系统性地考虑气候变化因素。


    “气候变化会 影响金融稳定和 货币政策,需要及时评估、应对,”易纲称,“国际研究普遍认为,气候变化可能导致极端天气等事件增多、经济损失增加;同时,绿色 转型可能使高碳排放的资产价值下跌,影响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


  ”  易纲表示:一方面,这会增加金融机构的信用 风险、市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进而影响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另一方面,这可能影响货币政策空间和传导渠道,扰动经济增速、生产率等变量,导致评估货币政策立场更为复杂。


    惠誉评级(FitchRating)报告(下称“报告”)显示,发展绿色金融和促进更加可持续的经济是中国的优先事项,监管机构正在考虑对银行进行正式的气候变化压力测试。


    对于中外间差异,报告认为中国可能会更注重气候压力测试的物理风险,而欧央行或将更关注转型风险。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格兰瑟姆研究所和伦敦亚非学院可持续金融中心最新发布的报告表示,市场会对央行发出的信号做出反应,各国央行对净零碳排放目标的认真态度将会影响金融市场的资金流动与分配,进而决定经济发展的碳轨道。


    英格兰银行计划2021年起测试英国大型银行对气候变化风险的适应 能力


  荷兰央行已对国内86家、资产管理总规模2.3万亿欧元的金融机构进行了压力测试,证实低碳转型风险将使金融机构蒙受较大损失。


  我们认为,将其解读为“鹰派” 发言、甚至解读为美联储已经开始讨论“缩减”QE,是不够准确的。


    第一,鲍威尔的发言是透过媒体采访发布的,属于非正式媒介。


  且鲍威尔的发言,主要是回应主持人非常有针对性的提问:美联储是否有能力从 美国经济中撤回(前期释放的)钱、这么做是否有影响?(Areyouabletodrawthatmoneybackoutoftheeconomyanytimesoon?Anddoesitmatterifyoudo?)面对此提问,鲍威尔自然需要提到未来货币政策的 转向与退出(参考NPR报道《Tracript:NPR‘sFullInterviewWithFedChairmanJeromePowell》)。


    第二,鲍威尔虽然提到政策转向,但其表述是非常谨慎和克制的。


  首先,其并未使用“Taper”(紧缩)一词,而是用“GraduallyRollBack”,旨在传递“不急转弯”的信号。


  更不用说,其一直强调要看到“实质性进展”、“经济几乎完全恢复”,才会撤回非常规政策,并且一定会提前释放大量信号。


  且鲍威尔前一日的发言对于通胀是看淡的,认为美国通胀率偏低是一种长期现象,很可能延续。


    第三,从美国市场表现看,这段在3月25日 美股早盘前发布的采访,虽然使美股三大指数低开,但当日尾盘集体拉升转涨,且26日三大股指维持涨势。


  鲍威尔的发言并未能造成股市的“ 恐慌”。


    我们认为,对于美联储货币政策“急转弯”或者“过早转弯”的担忧,尚无必要。


  一方面,美国经济基本面(尤其是就业)距离疫情前水平仍有差距,美联储至少需要“按兵不动”以维持对经济的支持。


  另一方面,美联储愈发重视与市场的沟通,叠加“平均通胀目标制”又为政策转向提供了一层缓冲,我们有理由相信美联储会尽可能做到温和、缓慢、透明,以维护自身的信誉,杜绝市场“恐慌”及其造成的金融风险。


  

本文标签:

  • 气候变化
  • 金融机构
  • 压力测试
  • 中国
  • 易纲
  • 货币政策
  • 风险
  • 影响
  • 转型
  • 报告鲍威尔
  • 发言
  • 转向
  • 美国经济
  • 恐慌
  • 货币政策
  • 政策
  • 美股
  • 能力
  • 美国
  •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MT4编程开发网》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shenghuamy.com/whtz/260.html

    大家都在搜

      {标签代码}